欢迎来到某某餐饮食品有限公司官网!

招商加盟热线:

400-123-4567
香港正版四不像图片

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

哈尔滨社区:首席评论丨特朗普对三大盟友开打贸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8-06-08 19:38

前景如何,敬请关注!

美国为何对盟友采取“无差别打击”贸易措施?

张媛:两位老师怎么看特朗普针对于这三个传统盟友,对于钢铝又开始加关税的行为?

制片人:尹淑荣

丁一凡:对,一方面体现出特朗普政府心胸很狭窄,无差别,对发展中国家放弃了原来发达国家承诺的一些责任,这个只能说明他非常小气。另外一个,其实他这样不加区别给所有的产品增加关税的话,对美国经济下一步的发展其实是个挺大的威胁,不是个好事。因为普遍增加关税就会大大提高美国的生产成本,会大大提高美国通货膨胀水平。美国的通货膨胀现在已经开始起来了,所以美联储在开始提高利息。如果不停地提高利息,打破现在节奏,很有可能发生一件事,也就是他们特别担心的一件事,孙俪摘得白玉兰奖,就是很有可能在美联储连续几次提高利息之后,就引破美国股市,因为美国股市现在很明显有一个比较大的金融泡沫,而这个金融泡沫是前些年特别宽松的货币政策造成的。而一旦美联储迅速收紧货币以后,这个泡沫可能破灭,一旦这个泡沫破灭,可能又会是一个以纽约股市开始暴跌引起的一轮经济衰退,经济萧条,因为美国的经济、美国的投资、美国的商业在全球占的比例很大,所以美国如果再搞一次危机的话,对全球的影响仍然会很大。

张媛:我们从数据上看,目前美国经济数字良好,就业数据表现非常好,非常稳健,这是一个现实。是不是代表市场上已经习惯了特朗普的风格?无论如何他让美国变好了。

崔洪建:我觉得一方面,很多事情需要特朗普自己给自己上课,你像刚才丁老师说到的,其实如果按照他的思路继续下去的话,我觉得很快我们会看到一些负面的效果出现,当然前提是各国,就是其他的经济体要对特朗普这种行为进行比较坚决的一种反制和还击,因为如果一味追求所谓的贸易顺差,会给美国带来什么问题?首先美国人的生活成本会上升,因为我们知道早期形成逆差和顺差状况,很多时候是由市场决定的,比如说你 从欧洲或者其他国家进口的产品,无论是从成本还是质量各方面来说,它比美国本土就是具有竞争优势,那就应该进口。

文字实录

不仅是加拿大、欧洲、墨西哥,据媒体报道,现在,美国还正与非洲中部的内陆小国、仅有1200万人的卢旺达发生贸易摩擦。特朗普要求,卢旺达降低来自美国的进口二手衣物的关税,否则将取消卢旺达对美出口商品免税的待遇。在非洲,受欧美廉价二手衣物的冲击,当地纺织业生产的新衣物竞争困难,对欧美服装出口也同样处于起步期,去年一年,卢旺达仅向美国出口了150万美元的服装。当地工厂的开工率只有40%。也因此,为了促使本国服装制造业发展。东非共同体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卢旺达等国,自2016年7月,开始对进口二手服装增加关税。但此后,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2017年被迫取消了加收关税的决定,而卢旺达一直没有妥协。

我觉得一定程度上,特朗普看到了全球化发展带来的分工越来越细,相互融合,但是同时美国的竞争力在相对下降,所以他要通过打贸易战的方式进一步改善美国的竞争环境,来提升美国的竞争力。

张媛:数据这么好不是归功于特朗普。

美国和“全球”展开贸易谈判?

崔洪建:我觉得一定程度上说,因为特朗普上台时间并不长,所以这段时间以来美国经济的表现很大功劳不能算在特朗普身上,奥巴马时期美国的经济就走上了一个复苏比较稳健的道路,无论是它的增长率,包括就业,实际上都非常不错。但是现在特朗普的做法,我觉得短期内对美国市场或者对美国经济没有什么直接的正相关的关系。

崔洪建:我们知道特朗普经常挂在嘴上“美国第一”这个口号,我觉得在特朗普看来,因为他现在的世界观,包括他处理所谓国际关系,包括经济事务,他实际上有一套他治理的逻辑和哲学。比如我们刚才谈到美国为什么这么大的一个经济体和大国要和卢旺达过不去,可能在特朗普看来没有什么关于国家的概念,我们知道国家是一个政治词语,可能在特朗普看来,卢旺达就是一个公司,只不过是一个小公司,盈利能力比较差,而像德国、日本其他的发达国家只不过是比较有钱的公司。所以在他看来所谓的逆差就是你欠我钱,你欠我的钱,不管多少,不管你有多穷都要拿回来,拿回来以后对国内的选民是一个明确的交代。所以现在如果说到获益者的话,我觉得短期来看,毫无疑问特朗普,或者说支持他这套观念的人是获益方,因为他们体现了一个什么?就是美国第一,而且美国的利益第一。

全球贸易摩擦不断升温,

美国加征关税,谁将获益?

张媛:所以这个时候其实可不可以用一个比喻,现在国际社会都在明确地指责他这样的行为,但是他依旧在坚持他自己的决策,但是他坚持总有他的理由,谁会获益?

在这种背景下,他现在执政了,真的当选总统之后,他开始拿他的盟友“开刀”,实际上这样的做法最近一段时间,其实受到了盟友的很大冲击,除了刚才讲的这些盟友都挺不客气地说,我们要实行报复措施,对美国的出口产品施加关税之外,还有很多很多的道德指责。比如说前不久开的一个七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就变成了“六对一”的局面,其他六个国家都说美国你们这么干完全破坏了集团的宗旨,七国集团过去是协商一致,算是宏观政策里面重要一支,现在美国实行单边的政策,也没有和我们其他人商量自己做出的,单边向我们收税,破坏了国际自由贸易原则。本来是同盟关系,变成了大家都指责美国的会议。

崔洪建:对,另外我觉得接下来他的这些举措的影响会在今后有所表现,比如刚才讲到的这样征税下去,现在看各国的立场那么坚定,如果其他的贸易伙伴都像现在承诺的这样,要对美国进行相应的贸易报复的话,接下来我们看就会反映出来。

本期节目:

美国难以回到之前完备的产业链

丁一凡:这种做法到底最后能够落实多少,其实值得怀疑。因为在目前的情况下,美国的产业已经不完备了,所以它要恢复到之前完全能够自给自足的生产链,可能已经做不到了,因为很多很多的生产,凭着美国现在的劳动力的水平,他要拿回去的话会使得成本大幅度提升。

张媛:的确,他现在已经挑战了既有的秩序,如果说挑战了传统的盟友关系,这个做法是他的一种策略,还是说,他就是任性而为呢?

崔洪建:我觉得的确这一次特朗普对所有的重要贸易伙伴,尤其这些盟友,他实际上进行了一个无差别的打击,这恰恰是欧洲这些国家很难接受的,我们也知道这次加征钢铝税用了一个很奇特的说法“危害国家安全”,这个理由刚一出来的时候欧洲人很诧异。因为我们知道欧洲和美国有一个共同的安全指南,既然你是从国家安全的角度出发,那怎么会把我们也作为靶子?因为作为盟友欧洲是不可能伤害到你美国的国家安全。但是后来我们看到这实际上是特朗普的一个策略,他的策略就是为了绕开世贸组织的相关规定,因为如果他直接以加征关税的方式,不找这个国家理由的话,就会非常容易被起诉,所以他想了一个办法绕开。

丁一凡:有两方面的原因,一个是他想通过这个来提升美国本身的生产空间,因为美国的前几任政府都是全球化的拥护者,在经济全球化的浪潮里面美国确实把许多许多东西都淘汰了,然后就是满足于进口,满足于让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形成统一的全球生产力、全球价值链。在这种过程中间,价值不高的美国就不生产了,委托其他国家生产,现在特朗普觉得不行,因为有些价值链虽然不太高的这些生产,对就业很重要,满足就业,所以我需要把这些东西拿回来.所以现在通过贸易武器,可以提高本国产品的空间,同时又排挤出其他国家的产品。

张媛:我们看到国际社会其实公开提出批评和质疑的声音已经不绝于耳,但是现在依旧存在这种一意孤行的态势,这种态势还会持续蔓延吗?会否拖累全球?

美国对多国强征钢铝关税

特朗普对盟友“翻脸”?

导视:

张媛:我们看到其实美国对于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这三个地方的钢和铝的进口量达到44%,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比重,这三个国家和地区对于美国的反制也是直击它的要害——农产品。为什么这么传统的贸易伙伴、盟友之间如此针锋相对?

编导:芮晓煜

上周,美国宣布对主要贸易伙伴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征收25%的钢铁关税和10%的铝关税,从6月1日起生效。关税决定公布后,这些国家立即宣布了自己的报复性关税及贸易行动。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表示,加拿大计划从7月1日起对总价值约为128亿美元的美国产品加征关税。墨西哥也将对来自美国的多种产品实施同等规模的对等措施,这些产品包括扁材钢、灯具、猪腿和猪肩肉、香肠和食物制剂、苹果、葡萄、蓝莓、奶酪等。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表示,欧盟6月1日正式在WTO提告美国,开启争端解决机制的相关法律程序。28个欧盟成员国宣布已经在5月中旬决定,在6月20日开始,对从美国进口的33亿美元商品加征进口关税。其中包括玉米、稻米、橙汁、威士忌、雪茄、香烟、烟草、化妆品和服装,以及管材、铸铁产品、帆船、快艇等钢铁产品。

丁一凡:这个事其实很大程度上跟特朗普成长的背景有关,因为特朗普就是做生意出身的,所以他在政治圈里是一个局外人,他从来不知道跟那些传统的盟友之间有什么关系。因为我们现在讲的无论是墨西哥、加拿大还是欧盟,这些国家都是美国的“小兄弟”,是美国各种各样的关系里面的成员。现在特朗普就觉得这些同盟关系对美国是一个巨大的损害。他在过去,如果我们讲他年轻的时候,在各种各样的秀节目里面说到,“现在这些关系对别人有利,它们都是占美国的便宜”。

相关国家立即宣布反制措施,

本期嘉宾:

美国和欧洲产业竞争度越来越高

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影响将逐步体现

张媛:他代表了一群什么样的人?

张媛:所以过去是盟友,现在变成了对手的关系,崔老师说美国针对它的贸易伙伴是无差别的行为,他其实不只是针对这些国家,他跟很多主要国家都在谈这个关税的问题,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崔洪建:我觉得他这次的做法,一方面是有策略的考虑,这个策略就是我们记得特朗普在还没有上台的时候,他实际上提供了一个主张,就是要解决所谓美国贸易逆差问题。我们看到实际上钢铝关税问题集中反映了现在美国贸易逆差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这几年美国的钢铁和铝的进口量上涨很快,而且从近十年以来,实际上美国相关钢铁部门受到的影响也是很大的,比如说钢铁业的从业工人,十年前三万多人,现在只有一万多人,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所以这里面既有特朗普个人的政治利益,又有他理解的美国利益,加上他一些从商人经济出来的一些经验,就会做出这样一个东西。但是这个说实在的和传统的对盟友,对国际秩序,对国际规则的理解,可以说是大相径庭,所以一下子引起了非常强烈的反响。

崔洪建:我觉得一方面他们对于利益的理解是一个比较短期的,或者一个狭义的理解,比如说一定程度上特朗普他作为一个商人出身的总统,他把作为美国总统的能力就是短期获益能力,这个很好理解,就是我作为一个公司的CEO,我短期要为公司带来利益和效益,对他来说我作为美国总统,我短期要把一些数字可见的收入带给美国人。还有他强调美国的利益高于其他国家的利益,或者说我们再做狭义一点的理解,美国的盈利能力,美国赚钱的能力,要永远比其他国家强,因为只有这样的话,美国才永远是世界第一。所以现在我觉得从他的前任到特朗普,有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我们知道他的前任,以前的美国总统还坚持所谓的美国在西方世界的领导地位,领导地位不是一个绝对概念,它是一个相对概念,你通过让利换取其他国家对你的追随对你的支持。但是对特朗普来说,他追求的是绝对获益能力,就是用一个非常简单的金钱的量化,告诉你说我美国永远比其他国家高出一大截,这样的话我就比你们强。所以他现在追求的是一个更强的美国,而不是一个更有领导地位的美国。

丁一凡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主持人 张媛

崔洪建:我觉得如果我们看美国和传统盟友的关系,应该说这些年进入了一个矛盾比较集中的时期,如果抛开特朗普的个性,抛开他的一些个人理解之外。我们知道所谓“冷战”结束以后,在全球化发展浪潮推动下,形成了深度的交融,包括分工体系的错综复杂,一方面,双方的相互依赖越来越高,

崔洪建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

张媛:好,卢旺达,非洲小国,体量很小,也不放过。

特朗普对盟友征钢铝关税有哪些原因?

但是另一方面,双方在一些相关产业的竞争度也越来越高。我们看到美国、欧洲各自领先的十大出口门类里面,双方高度重合,比如说在汽车行业,我们知道欧洲是一个传统的出口国,美国也是。因为这一点,特朗普耿耿于怀,他在当选之前就说过,他说你看到美国大道上全是奔驰车,但你(在欧洲)看到过雪佛兰吗?没有,所以他就说原来我们美国进口汽车的关税只有2.5%,但是欧洲不是,他说这个导致了雪佛兰去不了欧洲,而奔驰可以在美国大行其道。

美国宣布对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征收钢铝关税,

美国与卢旺达发生贸易摩擦